新闻资讯

News

一潜四年,深海“穿针”,广州“蛙人”为港珠澳大桥保质量

2018年10月23日上午,习近平宣布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港珠澳大桥东接香港,西接广东珠海和澳门,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工程,被誉为桥梁界的“珠穆朗玛峰”。我局潜水学校是港珠澳大桥岛隧沉管工程第三方水下检测项目的施工方。在作业过程中有怎样的故事,请看《广州日报》10月23日的专访。

 

一潜四年,深海“穿针”,广州“蛙人”为港珠澳大桥保质量

 

 

港珠澳大桥正式开通之际,广州潜水学校的一支潜水员队伍,倍感兴奋和自豪。在历时4年多时间里,他们潜入深海,勇搏激流,为港珠澳大桥的水下沉管逐一“体检”。他们测量的精确数据和水下拍摄的录像资料,为大桥建设提供了重要参考。

 

▌时常凌晨下海作业 发明磁铁测量尺

2012年底,广州潜水学校成为了港珠澳大桥岛遂沉管工程第三方水下检测项目的施工方。学校经过层层挑选,最终选派出了11名最优秀的高级潜水教练、生命支持员和潜水医生组成项目组队伍。

项目总负责人廖建华介绍,港珠澳大桥建设共有33节沉管,沉管对接得好不好,有没有达到设计要求,止水带压缩是否均匀,有无破损、侧翻等,专家都需要数据进行判断。潜水员的职责就是潜入海中,对沉管及关键部位录像,并进行测量。

潜水员测量的数据事关大桥建设质量,测量精度要求非常高,但在海中测量可不比在陆地容易。资深潜水员罗雄斌说,为了准确测量,他们会随身带上钢丝叉、锯片、铲刀、潜水刀等,清理测量表面的污物和附着的海蛎子等海生物。他们还发明了带磁铁的三维测量尺,以减少测量误差。潜水员深入海中作业,面临着诸多挑战。廖建华说,最困难的就是深水段的施工。港珠澳大桥岛遂之间的航道中间位置,水深最深处达46米。为了减少巨大的水压对潜水员身体的伤害,作业时间一般要控制在半个小时以内。由于海水湍急,潜水员们还必须在水流相对平稳的“黄金时间”下海。这段“黄金时间”,每天只有两次,一次是高平潮,一次是低平潮,每次持续约半小时至两小时。每天,“黄金时间”还会后延50分钟左右。因此,潜水员们时常要在凌晨下水测量。

潜水员还需要举着专用录像设备,将沉管对接情况实时传送上去。潜水员杨井宇说,水流急的时候,他们被“吹”得无法固定,很难录像。遇到这种时候,他们只有使劲打脚蹼,保持上身平衡。“动静结合,手要定,脚要动。”

 

 

▌最危险:潜水员的“脐带”发生缠绕

 

下海作业时,有一根供气管道,为潜水员提供空气。这根供气管道,是潜水员的生命线,他们形象又亲切地称之为“脐带”。潜水员最怕的就是“脐带”在水下发生缠绕。

罗雄斌说,港珠澳大桥施工时,受制于短暂的“黄金时间”和狭窄的作业面,有时施工方和他们检测方的潜水员会在同一区域工作。由于水下可见度只有1米左右,潜水员们互相看不见,他们的“脐带”很容易就会发生缠绕。

去年,港珠澳大桥的E29和E30两节沉管之间,安装上了最后的一节“接头”构件,这个构件重达6000吨,是国内首个“三明治沉管结构”接头。潜水员张剑雄说,虽然这个“接头”只有12米长,但却是全线合龙的关键一环,关系到整个隧道的成败。

2017年5月初,张剑雄和同事们受命下水检测施工数据。张剑雄清晰记得,在30多米深的海中,到处都是工程船缆绳、监控缆线,还有对抗世界最大吊臂的起重船“振华30”锚缆、定位杆、拉合器等设备,环境异常复杂。

“当时水流很急,我们下水后,’脐带’纠缠比较严重,我感觉无法行动,不得不顺着‘脐带’回去找到纠缠位置,耐心解开它。”张剑雄说,水下作业时间本来只有半小时,解开“脐带”又耽误了一定时间,他只得赶紧工作。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张剑雄和同事还是以娴熟的技术,保持沉着冷静,完成了对止水带、固定螺栓等部件的检查和录像。根据测量的数据,专家们发现沉管外围部分有少许错位。为精益求精,第二天,“接头”再次精调,与两侧沉管实现毫米级对接,堪称“海底穿针”。

 

▌最骄傲:大桥隧道做到“滴水不漏”

从2013年到2017年,廖建华长期驻扎在大桥工地。虽然工地离广州的家并不算远,但他每个月也只能回来一次。

廖建华说,他曾经参与过很多大型项目建设,参加港珠澳大桥建设令他感到最骄傲。他说,港珠澳大桥工程要求最严格,质量也最好。“以前国内外的隧道,多多少少都会出现漏水情况,但港珠澳大桥,在建设者的努力下,可以说做到了‘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