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救捞精神的另一种诠释——交通运输部广州打捞局海上风电业务发展侧记

 

 

阅读原文

 

短短两年时间,从试桩项目入手,到一旦亮相,便被业主赞赏;再到多方业主主动邀请投标,多次攻克别人“啃不动”的硬骨头……近年来,在做好沉船打捞主业的基础上,广州打捞人用独有的“敢想、敢做、敢闯、敢试”精神,把深海打捞技术“反哺”海上风电,不仅成为海上风电施工“主力军”,而且一次次刷新海上风电施工新纪录,真正地让救捞精神在海上风电领域开花、结果。

 

一炮打响 海上风电增添新鲜血液

“原以为你们刚刚进入风电市场,是个“新手”,没想到能做得这么好,真的是给风电领域增添了新鲜血液!”在广州打捞局2018年5月8日成功完成中国节能环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节能”)阳江风电场第一个试桩项目后,业主由衷地赞叹道。

近年来,我国海洋工程市场逐步萎缩,而海上风电项目自2016年开始,逐步在江苏等省沿海地区发展起来。特别是自2017年开始,广东把海上风电定位为重点发展产业,广东沿海“风起云涌”。
面对良好的市场形势,广州打捞局主动调整,凭借深海远海及复杂海况下的打捞和海工作业经验,抢抓海上风电市场机遇,努力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但是,由于没有风电施工业绩支撑,起初遭遇的是市场的不信任:他们能干风电吗?
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

暂时不能承揽风电主要作业任务,广州打捞人就从承担投资较小的风电外围项目开始,如测风塔安装、试桩工程等。正是有了试桩工程的实践机会,广州打捞人的真正实力得到充分展现。

在2017年实施中节能试桩和测风塔项目中,广州打捞人虽然是最晚入场,但最早超预期完成,让项目业主眼前一亮,对广州打捞局的实力刮目相看。

随后,中节能破例把阳江南鹏岛风电试桩项目一期工程由这个没有太多“风电资历”的新单位总承包。该项目施工内容包括1台桩基加工、沉桩施工等。

在钢管桩沉桩作业期间,尽管作业水深达32米,受东北季风影响,现场海况恶劣,但广州打捞人把“当家花旦”——4000吨级全回转起重打捞工程船“华天龙”作为作业母船,并运用丰富的海洋工程经验优化整套施工工艺,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所有施工内容,再次让业主十分满意。

“虽然我们进入海上风电领域较晚,但把之前的海工作业技术、深海作业经验引入风电领域后,迅速地转化成为生产力,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广州打捞局局长吴建成欣慰地表示。

“随着实力的充分展现,广州打捞人陆续获得了包括中节能、三峡新能源、华能、粤电、中广核、广东大唐国际等众多国内海上风电业主的认可。”广州打捞局海洋工程中心主任王仁义介绍,“自2018年开始,广州打捞局参与的海上风电项目越来越多,承接的项目投资也越来越大。”

2018年2月,实施三峡新能源广东阳江沙扒试桩分包项目;

2018年9月,实施福建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项目;

2018年12月,完成福建福州平潭大练风电场项目首次插装作业;

2019年3月,完成华能汕头勒门(二)海上风电场项目试桩安装作业、广东大唐国际南澳勒门I海上风电场试桩项目打桩作业;

2019年5月,完成中节能阳江南鹏岛300MW海上风电项目1#机位基础沉桩施工;

2019年6月,顺利完成中广核南鹏岛海上风场基础施工II标段10号机位基础桩的沉桩作业,单桩重量、尺寸均创世界海上风电行业之最,刷新国内单桩沉桩纪录。

今年1月、3月,分别中标的中节能和三峡新能源在阳江的风电项目,中标价分别达13.69亿元、16.08亿元……

从承担风电外围项目,到担当海上风电施工主力,广州打捞局靠实力“圈粉”,为我国海上风电产业增添了富有活力的新鲜血液。


优势凸显 “有难题找‘广打’准行”

“哪个活难比较难干,就让‘广打’来吧!”多次见识过广州打捞人打的一场场漂亮仗之后,中国海上风电圈里形成了这样的共识。

记者了解到,我国海上风电项目最早在江苏沿海等地发展,水深都在20米以内,涌浪小,施工条件优越。自2017年开始,海上风电在广东、福建等地沿海兴起后,风电场从浅海走向深海、远海,施工作业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困难。

“像阳江风电场海域,水深有30多米,常年有不大不小的涌浪,小型作业船难以作业,我们以‘华天龙’的为首的海工船则能轻松适应。”谈起正在负责的项目,广州打捞局中节能阳江南鹏岛300MW海上风电项目风机基础及安装工程(第二阶段)项目总工程师王文军自豪地说。

据介绍,打捞工程船“华天龙”,是广州打捞局斥资6亿元、于2007年建成的4000吨全回转起重工程船,既是肩负着我国南海3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抢险打捞重任的国家专业应急救援力量,又是救捞队伍适应市场变化,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进军新兴产业——海洋工程市场的先行者。可在3000米以内水深、7级风的海况下作业,对深浅水、复杂海况施工作业“通吃”。2007年12月22日11点30分,在对南海沉船打捞中,“华天龙”巨臂一挥,将重达5500吨的“南海I号”沉箱缓缓吊出水面。在此后更多的深海海洋工程、沉船打捞工程中,“华天龙”总是大显身手。

除“华天龙”外,广州打捞局还拥有40多艘各类海洋工程船舶,并有与之配套的拖轮、运输船队;专业的潜水施工队伍、3000米级水下作业机器人,在应对水下复杂施工作业环境时,则显得游刃有余。

凭借这些先进的海工装备及经验丰富的作业队伍,近20年来,广州打捞局在30米-200米的水深中,累计完成100多项海洋工程项目,尤其在大型导管架安装、模块吊装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海上作业经验。

常年在深水、涌浪大的南海海域实施沉船打捞、海洋工程作业,对南海的风、流等自然条件“门清”,现场该用什么船、用多大的船,调配预估就非常精准;而且,海洋工程作业难度和规模远大于海上风电工程,用丰富的海洋工程施工经验和专业技术,应对难度较小的风电工程,就显得绰绰有余。

“好多传统海上风电施工单位是从浅海走向深海的,我们则相反,是从深远海走向浅海。用100-200米水深作业经验,和众多大型深海作业设备,来完成15-40米水深的近海电风电安装工程,可谓‘牛刀小试’,市场优势不言自明!”广州打捞局海上风电项目经理赵勇说。

运用这种“压倒性”优势,广州打捞人一次次打出了海上风电施工作业品牌。

自2019年11月到今年2月,南海海域八九级的季风持续,涌浪不断。而在整个冬季,广州打捞局的船舶仍坚持在南澳地区起桩、打桩作业现场。南海冬季施工“一枝独秀”,让业主不得不折服。

尽管时隔一年多,广州打捞局海洋工程中心风电事业部副经理胡敏仍然清晰地记得:2018年12月20日18时,在福建福州平潭大练风电场C区13#机位第一根主桩安装作业中,伴随着一连贯的精彩操作,现场的多家单位负责人共30多人,不由自主地爆发出长时间的掌声。

该项目是平潭大练风电场第一根主桩安装,桩重913吨,桩长78.6米,直径6.8米。由于现场处于东北风口,浪大风急,原施工单位经过前期双船的尝试性作业,险象环生,最终知难而退。于是,安装重任落在打捞功臣“华天龙”轮船组的肩膀上。通过创新性底开展单船单主钩起桩的创新工艺,仅用1天多时间,“华天龙”就安全高效地完成了沉放安装作业,自然赢得热烈的掌声。

同样,在莆田平海湾海上风电场二期工程16#平台的单桩基础沉桩施工中,受外围台风和低压的影响,施工现场暗涌强劲,原施工单位的施工进度无法达到业主要求。又是“华天龙”前往支援,在周密部署的基础上,用新的作业方案取代原有吊装方案,一举成功……

像这样“紧急驰援”的事多了,以致风电圈的业主形成共识:当遇到无法施工的难题时,找广州打捞局准行!

 

创新为本 深海技术在风电场开花

打造海上风电领军者,广州打捞人不仅凭借良好的装备、技术基础,更怀有一颗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心。
施工船舶、桩锤、起桩系统、稳桩系统等,是海上风电项目风机基础沉桩的几个关键要素。为了施工的安全、高效、高质量,广州打捞人不断通过实践,大胆实施诸多设备创新、工艺创新,研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吸力桶基础沉桩定位架,就是杰出的代表。

“它很好地解决了海上风电先桩法导管架基础施工的诸多关键技术难题,对后续该基础型式的海上施工产生了深远影响。”赵勇对记者表示。

据介绍,海上风电先桩法导管架基础施工,是国内海洋工程领域普遍采用的作业方式。在沉桩施工时,国内施工单位原来都采用先做辅助桩形成定位平台,再进行沉桩作业的施工方法。这种方法存在着工效差、沉桩精度不高、测量难度大等诸多弊端。

为此,广州打捞人借鉴海工施工作业法,创新地采用吸力桶作为基础沉桩定位架,再实现一次性快速施工,不仅沉放安装快速,而且免去了传统方式必不可少的作业前打辅助桩、作业后拔桩等环节。在今年阳江海域首个机位沉桩施工中,用这种方式仅用6天就完成任务,创造了沉桩施工最快纪录。

更为重要的是,有了吸力筒这一关键的辅助设备后,沉桩的垂直度、平面高程这两项关键数据都控制得非常好,误差远低于设计标准,为后期的风机安装创造良好条件,更为我国沿海风电场建设提供了更优质的实施方案。

不仅如此,广州打捞人还优化设计了旋转翻桩机构,可快速、安全地进行甲板起桩作业,极大地提高了海上施工工效;首次在国内研发了超长送桩器结构,解决了水下精确沉桩到位的技术难题;“华天龙”工程总监钟松民创新开展的4000吨大浮吊“单船单钩起吊单桩工艺”,让过去的两船配合施工成为历史,具有安全、高效和节省费用等优点,被广泛应用于海上风电单桩安装作业中……

把深海打捞及海工作业技术“反哺”海上风电领域,广州打捞人刷新着海上风电施工一项又一项新纪录。

2017年12月10日,广州打捞局首个风电项目总承包工程——惠州测风塔安装项目完工,该项目作业水深35米,刷新了我国风电行业导管架基础施工水深纪录,创新了水下测量方法、水下插桩及导管架安装作业方法,确保了水下作业精度及质量;

2019年3月,在华能汕头勒门(二)海上风电场项目试桩安装施工中,创新地改装震动锤周围结构,解决了恶劣海况下展开“毫米级”震动锤套钢桩的作业难题,仅10天就完成整个项目的打桩作业,再次创新试桩项目安装进度;

2019年3月31日,在广东大唐国际南澳勒门I海上风电场试桩项目中,仅8天时间就完成1台非嵌岩钢管桩的安装工作,刷新了试桩项目的安装速度;

2019年6月5日,中广核南鹏岛海上风场基础施工II标段10号机位的基础桩顺利沉桩到位,这根长达96米、直径达8.4米、重达1550吨,远望去像“定海神针”的钢管桩,单桩重量、尺寸均创世界海上风电行业之最……

“其他单位的施工船舶因工效不高,常常成为海上风机基础施工进度的制约因素。而我们的船舶作业效率很高,常让钢结构制造“跟不上”!”胡敏自豪地表示。

不仅如此,面对不断发展的海上风电行业,广州打捞人的探索还在继续:在掌握包括单桩、四桩导管及吸力桶式风机基础施工的基础上,不断优化吸力筒基础施工工艺,并逐步推广开去;对漂浮式的风电基础也在不断探索、试验中。

创新为魂,把深海打捞技术“反哺”海上风电领域,推动着广州打捞人逐步成为海上风电行业导管架基础安装领域的领跑者。

 

敢想敢做  争做海上风电施工排头兵

一次次漂亮亮相的背后,更有广州打捞人立足救助打捞主业,在包括海上风电等领域深刻诠释“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救捞精神的执著。

2018年9月18日,刚刚抵御“山竹”超强台风后,超大型海上起重工程船“南天龙”又接到任务:紧急前往阳江南鹏岛风电试桩项目工地,尽快清除余下的6根水下钢桩,包括4根39米长锚桩,2根39米长基准桩。

尽管临近中秋佳节,为保证安全有效地完成任务,全体一线施工人员齐心协力,克服施工时间紧迫,高温酷热和长时间高强度作业等不利因素,发扬广州打捞人的优良作风继续奋战。

当中秋月圆之夜来临,本应是与亲人团聚之时,“南天龙”上的39名施工人员却坚守一线,并于中秋之夜成功将风电试桩项目剩余的钢桩全部清除。从入场施工到水下扫海合格,仅用了不到4天时间……关键时刻发挥关键作用,他们用坚守诠释责任,更深刻地诠释了救捞精神。

记者了解到,多年来,广州打捞人形成了一项传统,一旦海上施工作业开始,无论是沉船打捞,还是海洋工程,抑或是海上风电施工,项目管理人员都会始终坚守在施工作业船舶上,以便随时处理现场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20来人的精干项目管理团队,个个经验丰富,都能独当一面。

采访过程中,吴建成局长告诉记者,自升式插桩打捞工程船“华祥龙”将于今年8月交付使用,3500KJ打桩锤在抓紧建造中,这些专业装备将进一步提升广州打捞局海上施工作业能力。

“今后,我们将秉承‘敢想、敢做、敢闯、敢试’的精神,坚持高效、高水准,全力打造海上风电施工领军企业,推动我国海上风电技术发展,助力交通强国、海洋强国建设!”广州打捞局党委书记江德亮表示。(中国交通报 周献恩)